今日天气:
关闭
被告人陈勇玩忽职守、受贿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 发布时间:2014/2/10 14:38:00】 【浏览量:】【字体: 】 【关闭本页

                                                               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3)相刑初字第00379号

公诉机关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勇,男,1972年10月28日出生于安徽省萧县,身份证号码******19721028****,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淮北市杜集区农林水利局工作人员,2010年至2011年度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领导小组成员、监管小组成员,2007年至2012年杜集区农林水利局新型农民培训负责人,住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因涉嫌犯玩忽职守罪,于2013年4月16日被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日被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执行刑事拘留,同年5月2日被淮北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同日被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淮北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丁启峰,安徽东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以相检刑诉(2013)314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勇犯玩忽职守罪、受贿罪,于2013年 9月5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 10月29 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王旭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勇及其辩护人丁启峰等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玩忽职守犯罪

1、2011年度,市人社局、财政局每年初都联合发文,下达当年度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任务并下拨相应配套财政补贴资金。杜集区政府根据上级文件要求,成立了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领导小组并确定了李占伟(另案处理)、陈勇、王吉聪(另案处理)、王兵(另案处理)四人为监管人员,提出了监管要求,制定了监管制度。杜集区人社局李占伟作为具体负责农民工技能培训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假借淮北淮海职业培训学校、淮北经纬职业培训学校、淮北新科技职业培训学校等三所培训机构名义,采取虚报学员信息、虚报培训专业、编造虚假培训资料、故意签署并授意陈勇等监管人员签署与事实不符的审查意见等多种手段骗取、套取国家财政专项补贴资金327150元。李占伟在近年“两节”期间,采取请客吃饭、送购物卡、送烟酒等形式拉拢陈勇,让陈勇在履行监管职责时予以照顾,并要求上述人员在相关会议、文件、培训资料上发表或签署与其意见一致的个人意见,以达到逃避上级和单位领导检查,骗取侵吞国家财政补贴资金的犯罪目的。之后,陈勇按照李占伟的授意安排,放弃监管职责,签署与事实不符的审查意见,放任李占伟违规违法处理相关公务,致使国家财政专项补贴资金遭受327150元的重大损失。

2、李占伟作为2010、2011年度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具体负责人,明知杜集区农民工培训多家定点机构存在虚报冒领、套取国家财政专项培训补贴资金的行为,而在培训过程中的多个环节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违规违法处理公务,并借故多次向多家培训机构负责人索要好处费共23.8万元,致使国家财政补贴资金被虚报套取、骗取77.3845万元。其中,淮海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套取60200元(其中被李占伟索要4万元);经纬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补贴资金203735元(被李占伟索要7万元);文博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补贴资金94800元;阳光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财政补贴资金90330元(被李占伟索要58000元);新科技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套取国家财政补贴资金111720元(被李占伟索要4万元);东方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142170元(被李占伟索要3万元);安博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套取70890元。

陈勇作为2010、2011年度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的监管人员,在上述相关培训机构进行农民工技能培训期间,不能严格按照相关文件、制度要求认真履行监管岗位职责,在审核培训资料、监督培训教学质量、考试鉴定、申报领取财政补贴资金等多个监管环节听从李占伟的授意安排,故意放弃监管职责,使整个农民工技能培训监管过程形同虚设,致使国家财政资金遭受77.3845万元的重大损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严重损害了政府形象。

二、受贿犯罪

2007年以来,陈勇在负责杜集区农水局农民工“阳光工程”培训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接受他人财物5万元。其中,2007年东方培训学校校长朱警春向其行贿4万元,陈勇于2013年3月份将该笔赃款4万元退给朱警春;在近年两节期间,淮北安博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周冬冬为谋取不正当利益,送给陈勇价值5000元的现金及购物卡,陈勇于2013年3月份退给周冬冬5000元现金;在近年两节期间,淮北阳光职业培训学校校长程平原为谋取不正当利益,送给陈勇价值5000元的现金及购物卡,陈勇于2013年3月份退给程平原5000元现金。

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被告人陈勇身份证明、户籍信息,视听资料,抓获经过,杜集区人社局、财政局提供的2010年、2011年、2012年农民工培训的相关文件资料和财政拨付凭证,李占伟贪污受贿案的侦查卷,张昱的退款收据和扣押清单、证人王某某、杨某某、王某、孙某某、王某、朱某、陈某某、吕某某、杜某、李某某、文某某、程某某、张某某、朱某某、周某某、王某某、陈某某、张某某、陈某某、王某、程某、张某、崔某、高某某、黄某某、安某某等人的证言,同案犯罪嫌疑人李占伟、王吉聪、王兵、张昱等供述,被告人陈勇的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勇之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三百八十五条、三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已构成玩忽职守罪、受贿罪。

被告人陈勇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其辩护人意见,被告人陈勇在玩忽职守犯罪中系被欺骗而犯罪;涉案培训学校套取、骗取的国家财政补贴款已经退赔,国家财产损失得以挽回;陈勇在学校培训过程中履行了部分职责,被其监管的学校也实际实施了部分培训任务。陈勇在因涉嫌玩忽职守犯罪的调查期间,主动交代了其受贿的犯罪事实,应系自首;其在案发前已退还了全部受贿财物;其没有因为受贿而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造成国家损失,社会危害性较小。陈勇认罪态度较好,具有悔罪表现,综上,建议对其两罪予以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一、玩忽职守犯罪事实

1、2011年度,淮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人社局)、财政局联合发文,下达当年度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任务并下拨相应配套财政补贴资金。淮北市杜集区政府成立了由淮北市杜集区人社局、农水局、财政局、审计局组成的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领导小组,并确定由被告人陈勇及李占伟、王吉聪、王兵(三人均另案处理)四人为监管人员,提出了监管要求,制定了监管制度。杜集区人社局工作人员李占伟作为负责农民工技能培训的具体负责人,利用职务之便,借淮北淮海职业培训学校、淮北经纬职业培训学校、淮北新科技职业培训学校等三所培训机构名义,采取虚报学员信息、虚报培训专业、编造虚假培训资料、故意签署并授意陈勇等监管人员签署与事实不符的审查意见等多种手段骗取、套取国家财政专项补贴资金327150元。李占伟在近年“两节”期间,采取请客吃饭、送购物卡、送烟酒等形式拉拢陈勇等人,让陈勇等人在履行监管职责时予以照顾,并要求上述人员在相关会议、文件、培训资料上发表或签署与其意见一致的个人意见,以达到逃避上级和单位领导检查、骗取侵吞国家财政补贴资金的犯罪目的。之后,陈勇按照李占伟的授意安排,放弃监管职责,签署与事实不符的审查意见,放任李占伟违规违法处理相关公务,致使国家财政专项补贴资金遭受327150元的重大损失。

2、李占伟作为2010、2011年度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具体负责人,明知杜集区农民工培训多家定点机构存在虚报冒领、套取国家财政专项培训补贴资金的行为,而在培训过程中的多个环节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违规违法处理公务,并借故多次向多家培训机构负责人索要好处费共238000元,致使国家财政补贴资金被虚报套取、骗取773845元。其中,淮海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套取60200元;经纬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补贴资金203735元;文博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补贴资金94800元;阳光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财政补贴资金90330元;新科技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套取国家财政补贴资金111720元;东方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冒领142170元;安博职业培训学校虚报、套取70890元。陈勇作为2010、2011年度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的监管人员,在上述相关培训机构进行农民工技能培训期间,不能严格按照相关文件、制度要求认真履行监管岗位职责,在审核培训资料、监督培训教学质量、考试鉴定、申报领取财政补贴资金等多个监管环节听从李占伟的授意安排,放弃监管职责,使整个农民工技能培训监管过程形同虚设,致使国家财政资金遭受773845元的重大损失,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严重损害了政府形象。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举证并经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陈勇的户籍信息及履历表、工资审批表、身份情况的证明。

2、到案经过,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在侦查王吉聪涉嫌玩忽职守一案中,发现陈勇涉嫌渎职犯罪的线索。2013年4月15日,经传唤陈勇至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检察院接受讯问,在首次讯问其涉嫌玩忽职守犯罪的过程中,其主动交代了其受贿五万元的犯罪事实。

3、扣押物品清单、收条,杜某、程某某、张某某、张某、文某某、周某某、朱某某退缴的赃款清单。

4、视听资料计11份,系审讯陈勇、王兵、王吉聪等人的同步录音录像。

5、淮北市杜集区人社局、财政局提供的2010、2011年、2012年度农民工培训的相关文件资料及财政拨付凭证。

6、相关书证(第一组):淮北市东方职业技术学校对账单、现金支票;服装缝纫、室内布线等专项能力考核规范;2010-2012年度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学员信息汇总表;2010年度淮北市民生工程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考核材料,以上书证证实:2010-2011年度淮北市农民工技能培训实施办法、任务分解表、工种目录和补贴标准、培训补贴申请表、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实施细则、淮北市经纬学校、淮海学校、阳光培训学校、新科技职业技术学校、东方职业技术学校、文博电脑培训学校、安博职业技术学校、申请拨付农民工鉴定费函及培训补贴资金申请、培训验收回访或电话查问记录、开班计划表、培训督察工作一览表、农民工培训项目合同书、淮北市人社局农民工培训技能培训资料汇编(上)2011年10月、项目培训合同等。

7、相关书证(第二组):淮北市淮海学校2010年度首期农民工培训材料、第3期、第4-1期、杜集区2011年农民工技能培训材料汇总、淮海学校材料(一、二、三)期证实,2010年度至2011年度淮海学校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2010年度经纬职业培训学校1、2、3期、2011年经纬学校材料汇总(一、二、三)期,证实淮北经纬职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2010年度阳光职业培训学校1、2、3期、2011年阳光学校材料汇总(一、二、三),证实淮北阳光职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2010年度新科技职业培训学校1、2、3期、2011年新科技学校材料汇总,证实淮北新科技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2010年度文博职业培训学校、2011年文博学校材料汇总,证实淮北文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2010年度安博职业培训学校1、2、3期、2011年文博学校材料汇总,证实淮北安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2010年度东方职业培训学校、2011年新科技学校材料汇总,证实淮北东方职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农民工具体情况。

8、相关书证(第三组):2010-2012年度杜集区人社局技能培训收支情况一览表、财政拨付及记账凭证、淮海学校、文博学校、东方学校、安博学校、经纬学校2010-2012年度关于拨付农民工技能培训补贴、鉴定费的申请及拨付凭证,淮北市财政局、人社局关于拨付农民工培训补贴的通知及相关记账凭证,证实淮海学校、文博学校、东方学校、安博学校、经纬学校等学校培训后申请拨付技能培训补贴及补贴发放具体情况;淮北市人社局、财政局2010年至2012年农民工技能培训实施办法,杜集区人社局文件、就业技能培训实施细则及通知,证实各培训点开班前需将计划报区职培办批准后开班,职培办组织相关人员在培训期间不定期检查和抽查。区人社局、财政局确定专职人员组织管理,监察部门对整个培训过程(开班、暗访、资金拨付等环节)进行监督,通过电话抽查、电话暗访等方式对每期培训班情况进行督察;2010、2011年度杜集区农民工培训材料汇总,证实,2010年至2011年度淮北市新科技学校、2010-2011年度淮北文博职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淮北安博职业技术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淮北东方职业技术学校培训开班申请、申请验收报告、电话回访记录等资料。其中监督情况一览表、电话回访记录等材料均系补签。

9、证人杜某证言,其是淮北市经纬培训学校的法定代表人,2010年,李占伟向其要好处费,其分两次给他7万元。2011年度李占伟以经纬学校名义,套取培训补贴179100元,后其给李占伟178000元。

10、证人李某某的证言,2007年起其所在的经纬学校开始承担农民工培训,在学校开班时李占伟、王兵及陈勇都要到现场检查,监管人员到现场检查时只看学员人数,不核查培训教师资格。2010年培训补贴打到经纬学校账户上后,李占伟问杜敏要好处费,最后给李占伟7万元,一次4万,一次3万,都是现金。

11、证人文某某的证言,其是淮北市文博培训学校的校长,2010年培训的计算机操作与维修专业没有参加鉴定,在李占伟的安排下申报并领到了补贴。2011年度培训了一期30人服装专业,也没有组织考核和技能鉴定,职业培训证书是其自己随便填写然后找李占伟盖章的,回访记录都是随便填写,为申报补贴而制作的。其在2010年、2011年度农民工培训中,虚报骗取补贴资金94800元。

12、证人程某某的证言,其是淮北市阳光培训学校的校长,2010年度三期培训共计冒领补贴85040元,2010年底,李占伟向其索要了58000元的好处费;2011年1期培训冒领补贴5290元,两年共计冒领补贴90330元。

13、证人张某某的证言,其是淮北市新科技培训学校的校长,2010年、2011年度,其学校虚报套取培训费111720元,被李占伟以好处费名义要走40000元。培训过程中,陈勇、王吉聪等人没有进行过回访,申报材料里如果有相关记录、签名,也是李占伟伪造的。

14、证人朱某某的证言,其是东方职业技术学校的校长,东方职业技术学校2010年虚报领取120720元;2011年虚报领取21450元,共计冒领142170元,李占伟2010年向其索要20000元、2011年索要10000元。

15、证人周某某的证言,其是安博职业技术学校的校长,安博职业技术学校在2010年第一期培训时冒领国家补贴24540元、第二期培训时冒领国家补贴39000元,2011年冒领7350元,共计70890元。

16、证人李某某的证言,天源学校是2011年4月成立的,2011年度不是农民工定点培训学校,2011年其学校没有给骏杰纺织厂和华浮纺织厂培训,是经纬学校培训的,其去参加了培训。2011年其也没有对淮北宏威特服装厂、轶顺服装厂、宇丰服装厂、金鸿服装厂等进行培训。2011年在和村的培训是淮海学校进行的。

17、证人王某某、陈某某的证言,王玉祥是淮北市第八高级中学的副校长,陈玉春是该校教师。2010年下半年,人社局李占伟找王玉祥要在其学校免费开展一次计算机培训,培训后还可以领取等级证书,后王玉祥给校长汇报后同意了,李占伟带人来培训了一次,一个高二年级班约60人。后来他们把学生的照片、户口本收集起来,就没有再来过,也没有给任何费用。

18、证人张某某、陈某某的证言,陈成华是淮北市开渠中学的书记,张景钺是该校老师。2011年6月高三学生填报志愿期间,人社局安排借用机房培训农民工,后来安博学校的肖驰来要的钥匙,当时说只用二三天时间,当时好多学生在填志愿,他们让学生提供身份证,登记电话号码,并说只要登记的都发纪念品,安博学校老师还对学生说,如果回访,就说满意就行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培训。他们把学生照片、身份证等信息收集后给学生发了洗发水等纪念品,两人不清楚当时有多少学生参与了。

19、证人王某的证言,其是淮北市朔里职高的工会主席,2011年3月份,经人社局审核同意,其学校开展了一期手工艺专业培训,朔里镇官庄、蒋庄、纵楼共计村民共161人,因为时间安排不合理,导致纵楼51人没有参加,71人合格,90人缺考,因为没有达到鉴定合格率60%以上的要求,后李占伟安排将 没参加的51人去掉,申报了110人的资料,获得补贴40100元。

20、证人程某的证言,其是人社局职业技能鉴定中心主任,杜集区人社局2010年之前老抱怨其把关太严,导致他们每年的培训任务都无法完成,从2011年开始,其对杜集区的农民工培训进行鉴定时,标准都比较松,主要通过一些简单的操作就给发证,如严格按照标准,他们的培训是不合格的。

21、证人张某的证言,其是淮北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科的工作人员,2010年开始从事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其参加鉴定考试时收取过考评费,从2010年至今,大概拿了三四千元的。

22、证人高某某的证言,其是纺织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2010-2011年,其负责的鉴定站为杜集区经纬学校培训的农民工进行了专向培训,是按人社局统一要求进行的。

23、证人崔某的证言,其是淮北市二职高就业办副主任,淮海学校培训的金属门窗专业是其学校鉴定的,当时有朱德才、祁明金、丁群等人,还有淮海学校的张昱及人社局的李占伟。考试没有按照规定的考核程序进行,因为培训学校要60%的鉴定合格率才能申请补贴,太严会影响合格率,当时在场的人社局和学校负责人都没有提出异议。

24、证人王某某的证言,其于2007年开始分管人社区工作,大概在09年开始正式开展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根据市文件精神,其找其人社局、农水局、财政局及审计局负责人开会,做出工作安排,要求各部门严格核实把关,搞好验收考核工作,其只安排到四个局,具体他们怎么安排的人其不知道。为防止套取补贴,其特别安排四部门按程序开展工作,必须联合签字才能拨付奖励资金。

25、证人杨某某的证言,其当时担任人社局长,杜集区开展农民工技能培训工程是区里安排的专项工作,王劲松专门召开四部门开会布置,由人社局李占伟、审计局王兵、农水局陈勇负责。

26、证人王某的证言,其安排王吉聪担任参加领导小组,期间,王吉聪没有向其汇报过该项工作或者监管职责情况。

27、证人孙某某的证言,其安排、指派王兵参加领导小组,协助人社局完成培训任务。

28、证人王某的证言,陈勇具体负责的阳光工程培训工作,2010年其安排陈勇负责农民工培训工作。

29、证人陈某某的证言,其是汇众职业培训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其学校于2007年开始参加阳光工程培训,每年大约200-300人。2012年其聘用了肖驰帮助管理农民工培训,组织了500多人,得到补贴30余万元。其和陈勇没有不正当关系,也没有违规套取资金行为。

30、证人朱某的证言,其是杜集区财政局工作人员,其不是2012年度杜集区农民工培训监管小组成员,单位没有安排其负责这项工作。2012年王吉聪因为工作忙,让其参与了几次农民工培训督察和回访,每次去都是王吉聪临时安排的。回访记录上的字是李占伟让其补签的,其没有参与回访,2012年8、9月份,李占伟到局里找王吉聪签字,王吉聪不在,电话安排其签字。其怕虚假,就问李占伟,李占伟说100%回访的,其就签字了。2012年朔里职高和市职业技术学校拨付申请报告上其的签名,都是王吉聪安排其签的,其服从王吉聪领导安排,其没见过领导小组成员的文件,文件是人社局制定的,其没有见过。

31、证人吕某某的证言,杜集区农民工培训其是从2011年8月份之后分管的,具体负责的是李占伟,2011年度领导小组里有其的名字是为了完善材料印发的。其不知道李占伟套取财政补贴的事情。

32、证人黄某某、安某某、魏某、葛某、谢某、胡某某、徐某某、周某某、张某某、纵某、王某的证言,上述证人均是淮北雪飞制衣有限职工,证明:2011年淮海学校到其单位培训,当时组织了七八十人参加培训,大约十来天左右,每二、三天来一次,一次讲1个小时课,主要讲理论课,实践课就是走走看看,拍一下照,都是免费的。培训结束后鉴定考试了,最后发了一个证书。

33、证人孙某某、朱某某、张某某、王某某、刘某某、王某某、唐某某、丁某某的证言,上述证人均是淮北春宇纺织厂职工,证明:2011年上半年经纬学校搞培训,其厂里大概有40人参加,在春宇纺织厂厂里培训的,培训了一个多小时(或每次半小时,四五次),主要是培训理论知识,没有领取过结业证书,也没有领取补助,培训的时候领取过毛巾、洗衣粉和香皂。培训老师说有人问就说参加培训了。

34、证人沈某、李某某、赵某某、卢某某及接某某、贾某某、杨某、代某的证言,以上证人均是淮北骏杰纺织厂职工,证明:2011年8月在厂里参加的培训,培训了大概半个月,每次不到1小时,厂里有三个班参加,每个班30多人,上了理论课和实践课,没有考试,没见过鉴定证书,学校发了一个毛巾和一个杯子。

35、证人丁某某、盛某某、吴某某、钱某某、任某某、杨某某、刘某某的证言,以上证人均是淮北华浮纺织厂,证明:2011年经纬学校来厂里培训,一共来过两次,每次个把小时,培训结束后考试了,给了一个证书。

36、证人赵某某、贾某的证言,两人均是淮北凯斯帝制衣有限公司工人,证明:2011年骏杰学校来其公司培训,培训了两次,一次利用工人午休时间讲了一二十分钟的理论课,不用培训实践课,都是熟练工人,有30多人参加培训,20多人通过了学校组织的考试,实践课没有上,给工人发过毛巾和茶杯。

37、证人张某某的证言,其是淮北金鸿制衣厂职工,其培训了三四次,每次理论加实践一个来小时,理论课就是说说,干活的时候培训老师到车间走走,有二三十人参加。

38、 证人张某某、蒋某的证言证明,其是淮北宇丰服装有限公司工人,2011年参加过农民工培训,是淮海职业学校培训的,其厂里有一二十人参加。学校老师来车间二三次,每次讲半小时理论课,实践课到机门看一看,工人不熟练的也教一教,每次培训三四小时,培训结束后发了一个证书。

39、证人宋某某、张某某、赵某某、赵某、张某某、韩某某、马某某的证言,证人均是淮北轶顺服装有限公司职工,证明2011年参加过农民工培训,淮海学校培训了三四次,每次理论课在公司办公室上半个小时,上完课到公司车间看一看,拍拍照,就算上实践课了。

40、证人李某某、杨某某、吴某某、赵某某、李某、李某、沈某某、陈某某、李某、蔡某某的证言,证人均是淮北烈山区宋疃镇和村农民,证明:共参加过两次培训,2011年李某某培训的焊工,2012年淮海学校培训的金属门窗。2011年是李某某到村里联系的,培训了三十多人,2011年在其家培训的,2012年在村部培训的。2011年焊工培训了十几天,每次半天,都是实践课。2012年培训了六七天,每次培训都是免费的,2011年焊工没有考试,也没有发证,2012年考试也发证了。李某某是否有培训学校,是否有培训资格,其不知道。

41、证人黄某某的证言,证人均是淮北杜集区葛塘村农民,证明2011年参加过淮海学校的培训,培训了半天时间。那一期大概有30-40人,没有发培训资料。在发证之前考试了,隔一段时间就发证了,没有交学费。

42、证人刘某某、黄某某证言,两人均是淮北矿大机械厂焊工,2011年7、8月份,山河智能装备公司要其参加过一次培训,淮北淮海学校来几个老师给上的理论知识,大概三四天时间,其没有收到过培训补助,培训下来只发给其一条毛巾和一个杯子,那期至少有四五十人参加。

43、犯罪嫌疑人李占伟的供述,2010—2012年度的培训工作监管人员是根据上级文件精神和实际工作需要确定的,2010年时王劲松区长主持召开会议,要求人社局、审计局、财、政局、农水局四家单位成立农民工技能培训领导小组,并要求每家单位指派一名工作人员负责日常监管工作,最后确定由其、王吉聪、王兵、陈勇为监管小组成员。2011年度还是按照这个会议精神执行确定的监管人员。2012年度陈勇不是监管小组成员了。关于监管人员的具体职责:(1)各培训学校提出开办申请及开班计划等资料,告报至人社局,经人社局局及区财政局签署同意后才能正式开班。(2)在培训开班的第一堂课,四部门监管人员都应到现场监督检查。在培训过程中要明察暗访,监督每个培训学校的情况。(3)在培训结束或者临近结束时,培训学校需提交鉴定书面申请,经人社局同意后报请市人社局技能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考试鉴定合格率达到60%以上,才可以申领补贴。鉴定考试时,四部门监管人员都应到场监督。(4)正式结业后,培训学校将培训资料上报人社局审核,由其签署同意拨付意见,经其他监管人员签署审核况属实的意见,才能拨付财政补贴。2011年的监管部门和监管人员与2010年是一致。

2010年其先后收取了经纬职业培训学校杜敏送的7万元,淮海学校张昱的4万元好处费、东方职业培训学校朱警春送的3万元,阳光学校程平原送的8.8万元,新科技学校张华兵送的4万元,共计26.8万元好处费。

2011年其没有向他们要好处费,但其分别以经纬学校(179100元)、新科技学校(37500元)、淮海学校(110550元)的名义套取了部分国家财政补贴资金,共计327150元;2012年也没有要好处费,以淮海学校的名义套取了补贴189600元。

其因培训的事情给王吉聪等三人送过礼,在2011年至2012年两节期间,都送了1000-2000元不等购物卡或礼品,他们都是监管人员,知道其在培训的过程中弄了一些钱,虽然他们在实际工作中没有尽到监管责任,但还是想让他们在上级检查过程中,为这项工作多说好话。2012年培训监管的有其和王吉聪、王兵,有时财政局的朱杰也参加检查,没有陈勇,因为汇众培训学校是陈勇的,其怕陈勇参与工作连累其,所以在2012年其起草领导小组及监管小组名单时,就把陈勇去掉了。

44、犯罪嫌疑人王兵的供述,2010年至2012年期间其是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领导小组、监管小组成员。监管人员的具体工作主要是配合李占伟对农民工培训开展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在培训机构开班时和鉴定考试其都经常参加,有时也对培训学员进行电话抽查回访。2010—2012年度的监管过程中,其没有发现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定点机构存在虚报冒领、套取、骗取国家财政补贴资金的行为。2010和2011年度其和李占伟一起检查过几次培训机构开班情况,但在每个培训机构培训期间很少去检查。培训结束后也对培训情况进行过电话回访。其没有对培训的课时、质量进行过监督检查,对培训资料的真实性进行审核把关,电话回访是通过学员了解的情况,没有对培训学校的材料是否真实进行检查,都是李占伟审查。在拨付资金申请报告上签字同意李占伟的意见,是因为其认为培训结束后,各个培训学校的培训资料应该是真实的,就签字同意了,其实其不了解培训的真实情况。

阳光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农民工培训资料、东方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资料、淮海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资料、新科技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资料、安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资料、文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资料,这些培训资料其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进行过审核、审查。培训督查表和回访记录上的签名,是李占伟找其补签的,核实意见也是受李占伟的安排签署的。

其作为监管成员,不认真履行自己的岗位职责是因为其在审计局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觉得农民工技能培训是人社局的事,其就不想问的太多,有时检查也是应付一下,没有真正履行监管职责,现在其知道了这是不对的,由于其放弃监管职责的行为导致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培训结束后对学员进行专项能力鉴定考试其去过几次,但都是走走过场,其也不知道鉴定的规则和程序。

45、犯罪嫌疑人张昱的供述,其是淮海培训学校的校长兼法定代表人,李占伟在2011年以淮海学校的名义套取了110550元,2012年套取了189500元,合计300050元。

46、被告人陈勇的供述,其是2010年至2012年杜集区农民工技能培训领导小组的成员,另外还有人社局的李占伟、财政局的王吉聪、审计局的王兵也是监管小组成员,负责对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进行监督检查管理。其代表区农水局参加了农民工培训领导小组工作分配的会议,之后,根据会议精神及分工安排,李占伟就经常联系其、王吉聪、王兵一起去各个培训学校检查工作,后来因为单位的本职工作比较忙,其就不想去了,有时就找个理由推脱一下不去了。2011年还是按照2010年的规定执行的,其还是代表区农水局参加农民工培训的领导小组,也实际履行了监管职责,但2011年虽然其还是监管小组成员,但因为事多,很少去检查了。在2010、2011年度的监管工作中,其主要配合李占伟对农民工培训开展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其在各个培训机构开班时和李占伟等人一起检查过,各个学校培训期间去检查过几次,不知道培训机构培训的质量、课时是否达到了目标要求,也没有对培训学员进行过电话回访工作,也没有参与培训资料的审查、审核。其监管过程中,没发现培训定点机构存在虚报冒领、套取、骗取国家财政补贴资金的行为。其在培训督查表、电话回访表和拨付资金申请报告上签字,是因为其平时的工作太忙,不可能去认真、专门的去监管农民工培训工作,这个工作主要还是李占伟负责的,所以有时检查只在开班时去一次就算了。至于电话回访的事其也问过有关培训机构,他们说接到过回访电话,所以其就相信了,另外其也给李占伟提出建议让王兵专门负责电话回访。在每年度培训结束后,都是李占伟拿着厚厚的各个培训学校的督查表和电话回访表以及各个培训机构的拨付资金申请报告让其集中签的字,其翻阅这些材料后就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同意李占伟的审核意见,这也是监管职责要求,但没有见到过培训机构完整的、装订成册的培训资料。

阳光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农民工培训资料、经纬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东方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淮海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新科技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安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资料、文博培训学校2010、2011年度培训其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进行过回访,审核、审查,签名都是后来为了应付检查补签上去的,和事实不符。其作为监管成员不认真履行自己的岗位职责是因为在单位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觉得农民工技能培训是人社局的事,就不想问的太多,有时检查也是应付一下,没有真正履行监管职责。每次培训结束后,对学员进行专项能力鉴定考试其去过几次,但都是走走过场,也不知道鉴定的规则和程序

大概在2011年的时其听培训机构的一些负责人说李占伟曾经找相关的培训机构要过钱。李占伟存在向培训机构要钱的情况,其没有向相关领导汇报过。在其担任领导小组成员期间,2010年中秋节前,李占伟说要送其十箱酒,其没要,他就找了机会硬塞给其一张1000元的购物卡。后来还有两次,都是在过节前,第一次到其家楼下送其5箱酒,第二次是到其的办公室送其一张500元的购物卡。李占伟送礼时说,其在领导小组工作很苦,给点辛苦费。

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本案的事实。

(二)受贿犯罪事实

2007年以来,陈勇在负责杜集区农水局农民工“阳光工程”培训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5万元。其中,2007年东方培训学校校长朱某某送给陈勇现金4万元,陈勇于2013年3月份退给朱某某4万元;淮北安博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周某某送给陈勇价值5000元的现金及购物卡,陈勇于2013年3月份退给周某某5000元现金;淮北阳光职业培训学校校长程某某送给陈勇价值5000元的现金及购物卡,陈勇于2013年3月份退给程某某5000元现金。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朱某某的证言,2007年4月29日,陈勇向其索要4万元好处费,其就和他一起去了中国银行黎苑分理处,办理了一份4.5万元的现金支票,票面是陈勇填写的,取出款后,陈勇拿走4万元,其留了5千元。2013年3月份,陈勇和文立春约其在大华洗脚城见面,退给其4.5万元,陈勇当时说检察机关已经开始调查他了。

2、证人周某某的证言,近两年来两节期间,其给陈勇送现金和购物卡,共计5000元左右。2013年3月份的一天傍晚,陈勇约其在黎苑新村西门见面,给其5千元现金,讲是这几年的其送给他的钱,其就收下了。当时安博学校的文某某陪着他一起。

3、证人程某某的证言,2009年其干阳光工程培训以来,每年的两节都给陈勇500元现金或购物卡,至2012年年底,大约给了他5千元左右,这笔钱陈勇已在2013年3月份退还给了其。

4、证人文某某的证言,2013年3月份,其陪着陈勇在大华洗脚城退给朱某某4.5万元,陈勇说检察机关正在调查他,第二次是在黎苑小区的西门退给安博学校的周某某五、六千元,具体数目其不清楚。

5、被告人陈勇的供述,2007年,因为给东方学校的培训名额较多,补贴下来后,东方学校的朱某某给其万元。因为李占伟案发,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2013年的3月份的一天晚上,其在大华洗脚城将钱退还给了朱某某。另其还收受安博学校的周某某的卡和现金5000元左右,收受阳光学校程某某的卡和现金共5000元左右,也在检察院调查之后,退给了周某某、程某某现金各5000元。

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本案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履行职责过程中,故意放弃监管职责,致使国家财政专项补贴资金遭受110余万元的重大经济损失,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其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五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对其两罪予以并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予以支持。案发后,被告人陈勇在接受涉嫌玩忽职守犯罪的调查时,能主动供述侦查机关没有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系自首;其于案发前,主动退还了受贿款项,依法对其受贿犯罪予以减轻处罚。对辩护人认为其受贿犯罪系自首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陈勇归案后对玩忽职守的犯罪,如实供述,并能自愿认罪,且被骗取的财政专项补贴资金已大部分被追回,依法对其玩忽职守的犯罪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陈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3年4月16日起至2016年10月15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齐  立

代理审判员      崔景瑞

人民陪审员      王新桥

 

 

 

二○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  森

 

 

 

 

 

 

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第三百八十六条 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 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二)个人贪污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第一款 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
  

 

上一篇被告人曹虎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毒、非法持有枪支、弹药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  下一篇:被告人李维健等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 地址:淮北市泉山路与梅苑路交汇处 邮编:235000 电话: 0561-2326227 皖ICP备11007018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术支持:智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