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
关闭
徐度乐事迹材料
【 发布时间:2016/7/21 17:07:04】 【浏览量:】【字体: 】 【关闭本页

半个世纪,在时间的长河中不过一瞬。半个世纪,在人的一生中足够漫长。

在有着光荣革命传统和极富开拓精神的淮北大地,有一位和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同志同处一个时代的优秀共产党员。

他,就是徐度乐。

1970年2月9日和1969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和《新安徽报》分别以《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三大革命运动的闯将》《带头人的榜样》为题,报道了徐度乐在相山区渠沟镇徐集村青杨自然庄(原属濉溪县钟楼公社青杨大队)担任第二生产队队长时的感人事迹,将一位共产党员对党忠诚、责任担当、一心为民、大公无私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

今天,我们重拾记忆的碎片,追忆徐度乐在青杨的点滴,就是为了传承他作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忠诚、担当、为民和无私。

盐碱地里的三次凝望

微风吹拂着麦浪,细雨滋润着田园。村民俗馆陈列的农具见证着青杨的变迁。然而,50年前的青杨,就连百姓耕种的土地,都是另外一番景象。

“春天白茫茫、秋天水汪汪。累了一整夏,冬天去逃荒。”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这首打油诗,在青杨男女老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盐碱地,又被乡亲们称为“老碱壳”。徐度乐可没少往地里跑,他在“老碱壳”常常一呆就是一下午。

“俺是乡亲们选出来的当家人,乡亲们连饭都吃不饱,我这个当队长的怎么吃得香、睡得安稳?”

徐度乐一个人在盐碱地里来回走,一趟又一趟。

如果能把土地抬高,把新土翻上来,让雨水流到下面,那不就不受盐碱的困扰了吗?徐度乐想了又想。

1963年,冬天,刺骨的寒风裹挟着盐碱,青杨仿佛下着雪。徐度乐带领生产队的青壮年,开始了与“老碱壳”长达4个月的斗争。

一天,一天,就这样到了1964年的春天,徐度乐带领乡亲们在盐碱地里每隔20米挖出一条1米宽、半米深的小沟,再将挖出的土均匀堆积到沟边的田里,把土壤垫高10多公分,修出了60亩条田。当年,条田里种植的棉花长势十分喜人。

可到了1965年,由于垫土高度不够,60亩条田再次泛碱,一场大暴雨又将条田彻底冲毁。

“这不是瞎忙活了?老天爷啊,你可能保佑保佑咱青杨?”“度乐,你说这咋办?”群众们着急万分。

徐度乐没吭声,这次,他和农技员刘宗荣一起,再一次跑到了盐碱地上,一蹲又是半天。

“垫土高度不够,新挖出的土很容易被大雨冲掉,再加上挖的小沟不深,存不了多少雨水。”刘宗荣说。

“要是再挖深一点,能管不?”徐度乐紧接着问道。

“管是管,但是干起来费劲。”

“只要能治好,‘盐碱地’上大丰收,再费劲咱也干!”

1965年冬天,青杨掀起了“二次治碱”的热潮。宽度从原来的1米扩大到4米,深度从半米扩大到1米半,想挖出像样的台田,谈何容易。

经过近半年的不懈努力,青杨的盐碱地,被乡亲们挖成了每隔20米就有一条4米宽、1米半深沟的“台田”。

有了台田,青杨的乡亲们再也没有受到过盐碱的困扰,地里的庄稼长势一直很好。那曾经“白茫茫”的盐碱地,变成了  “绿油油”的高产田。

冬去春来,徐度乐与村民一起挖沟、犁地、打井,一方方台田养育着生活在青杨的人们。1966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谭震林在江苏徐州参加皖北、豫东、鲁南、苏北农业低产片区会议,还专程来到青杨视察台田建设,让青杨名声大噪。

治理盐碱地,挖出高产田,让青杨的百姓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

可让徐度乐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最后一次去治理好的盐碱地,竟会以一种如此悲情的方式。

1968年4月,徐度乐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一旁陪他的儿子徐成进,眼泪夺眶而出。

7月27日下午,病情危重的徐度乐被家人从医院接回家中。就在回家的途中,徐度乐执意要再去台田里面看一看,这次,他的家人、他的乡亲,就站在他的身后。

夕阳洒在徐度乐泛黄的脸庞,虚弱的他只站立了一会,就蹲了下去,病魔已让他再也无力支撑。一棵棵挂满棉桃的齐腰深的棉花,一行行葱郁的树苗茁壮修长,凝望着眼前规整的台田,面对诸多磨难也未曾低头的他,此刻已泪流满面……“一定要让队里的人多来看看台田,这是咱青杨的命根子!”

1968年7月27日晚,徐度乐与世长辞,时年48岁。

半个世纪之后的眼泪

往事,依然是那么的清晰,清晰得让人不禁落泪!这泪中,是感激、是不舍、是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更是基层党员与普通群众之间结下的深厚情谊。

说起徐度乐,77岁的赵兰英哭了;82岁的周文英眼眶湿润;75岁的徐孝干几度哽咽……

1965年冬季的一天,正是徐度乐带领“突击队”在盐碱地里挖台田的时候。临近傍晚,天色暗了下来,一场大雨骤然而至。“走快一点,回村里!”正从盐碱地往回赶的徐度乐边说边加快了脚步。

刚到村头,徐度乐就看到赵兰英和家人正在修补茅草屋。由于雨势过大,如不及时修好,赵兰英家的茅草屋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

“赶紧,跟我来。”徐度乐叫上三四个和他一起从盐碱地回来的青年,直奔赵兰英家。

抱着一大捆麦秸,徐度乐和村里的年轻人上了茅草屋,雨水从徐度乐的头顶哗哗落下,不一会,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那个寒冷冬天的傍晚,徐度乐就这样在风雨中,直到将赵兰英家的茅草屋修好。

在徐集,稍微上了年纪的人,都能回想起徐度乐当年在生产队里的二三事。当年徐度乐和一把扫帚之间的故事,让已经年逾古稀的徐孝干难以忘怀。

盐碱地治理成了台田,让青杨的百姓看到了丰收的希望。农忙时节,人们争分夺秒,抢收抢种,一片热火朝天景象。

徐度乐出身贫农,也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但农忙时,有他干农活的地方,就有一把和他形影不离的扫帚。

6月,金黄的麦子正逢收割,干农活的人们没日没夜。但人不是钢铁,总要休息。徐度乐休息的方式有些特别。

白天,徐度乐和乡亲们一起干活,困了,就倚在那把和他形影不离的扫帚上打个盹。

“这么大的空地你不睡,靠在那上面睡干嘛?那多难受!”和徐度乐一起干活的徐孝干问他。

“你懂个啥子,我是生产队长,要带着大家加紧时间抢收,乡亲们都看着咱呐。”

虽然困极了,徐度乐还是会在扫帚上眯瞪一会,要是睡得沉,一翻身就会感觉到疼,然后就醒了接着干。

这个法子,是徐度乐自己发明的。多少年过去了,徐度乐睡扫帚的故事,就像一段历史的特殊注脚,流传至今。

用生命书写忠诚

梳理徐度乐光辉而又充满艰辛的一生,“对党忠诚”四个字已深深刻在他的心里……责任担当、一心为民、大公无私,徐度乐就是这样一位基层共产党员。

1920年,徐度乐出生在青杨一个普通贫农家庭。4岁时,徐度乐失去了母亲,从此打狗棍子不离身,流浪讨饭12年。

16岁时,饱尝辛酸的徐度乐被迫给地主当长工,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1948年底,淮海战役打响,“红太阳”照亮了青杨庄,徐度乐参加了革命。解放后,徐度乐被推举为农会组长,后担任青杨第二生产队队长。

挖台田、修沟渠、养病马、补草屋、分红芋、捞链子……记忆的碎片一一浮现,徐度乐仿佛就在我们身边。

“病,只能折磨我的身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当好人民的老黄牛,让我生命的每袋烟工夫都活的值得。”徐度乐说。

……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徐度乐的一生,是在用生命书写对党的忠诚,用生命书写对人民的大爱。

斯人已去,风华永存。50年过去了,徐度乐同志的非凡业绩仍熠熠生辉,他的崇高精神正绽放出更加夺目的时代光芒!

 

上一篇相山区法院形式多样学党章亮点纷呈  |  下一篇:王怀芬事迹材料
淮北市相山区人民法院 地址:淮北市泉山路与梅苑路交汇处 邮编:235000 电话: 0561-2326227 皖ICP备11007018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查看 技术支持:智凡网络